故事 | 闻名全国的“小人物”—记老校友李希凡先生
编辑:山大文化网     发布时间: 2019-05-29



李希凡(1927~)原名李锡范。北京中通县人。当代文艺理论批评家。195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1954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肄业。历任《人民日报》文艺部编辑、文艺评论组长,文艺部副主任。1986年调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研究员。已出版著作18 本,代表作有《<红楼梦>评论集》(与蓝翎合作)、《论中国古典小说的艺术形象》、《红楼梦艺术世界》《<呐喊>、<彷徨>的思想与艺术》、《毛泽东文艺思想的贡献》、《京门剧谈》、《李希凡文学评论(当代)选》等。


做“红学”研究,大概是绕不过李希凡的名字的。李希凡因“小人物”而闻名,而“小人物”的称谓是“大人物”毛泽东赋予的。


与山大的深厚渊源


小人物的成长得益于山大的滋养。李希凡与山大有着不解之缘。1947年,来到青岛姐夫赵纪彬(时任山大中文系教授)家,经杨向奎教授(时任中文系主任)的引荐,在山大中文系做旁听生。这期间,他亲身感受到许多专家学者的教诲,如杨向奎先生的《通史》、王仲荦先生的《魏晋南北朝史》、萧涤非先生的《(魏晋南北朝乐府诗歌》、冯沅君先生、陆侃如先生的《文学史》……这些学者名流的学术真传为其治学道路开始就奠定了一个不低的起点。同时,这期间他还受进步势力影响,悄悄读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的书,如《资本论》、《剩余价值学说史》以及马、恩、列、斯与毛泽东、鲁迅的著作等,逐步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


1947年夏青岛解放后,李希凡考入济南培养干部的华东大学。1951年华大与山大合校,李希凡进人山大中文系二年级继续学习,成为解放后山东大学的第一届学生。有锋芒的年轻人读书时,李希凡比较喜欢文艺理论和中国古典文学,对几部著名的中国古典小说已开始进行研究。大二时就写了论文典型人物的创造。当时,中文系主任吕荧先生看到后感觉写得不错,就推荐给华岗校长,华校长又推荐给《文史哲》,成为《文史哲》发表的第一篇学生文章。在有关《红楼梦》的文章发表之前,首先发表的是有关《水浒》评价的讨论略谈水浒评价问题—评《宋江考》,与著名历史学家张政烺先生商讨。主要分歧在于,李希凡认为,不能用考证的方法来评价小说,不能用历史人物的宋江来衡量《水浒》中的宋江。


正是由于这种一以贯之的观点,李希凡也认为不能因为要重新评价曹操这一历史人物就否定《三国演义》的艺术价值,《三国演义》中的曹操是个文学典型,作为“奸雄”性格的创造是极为成功的,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在1959年为曹操翻案的讨论中,李希凡发表了一系列论文。也触犯了翦伯瓒等大历史学家。

当时只有30岁出头的李希凡,并未因某些观点出自权威就回避退让,其至也没有在意为曹操翻案是毛主席提出来的,依据自己的分析判断,认为正确的就那样写了,坚持了,没有任何功利色彩。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学术研究吧。著名的小人物”在不断的研究探索中,李希凡的理论修养日见功力,观点也日趋明晰。大学毕业后在人民大学读研究生时,与蓝翎合作针对红楼梦研究中的若干问题,写了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一文。这时是1954年的54日。文章写成后曾询问《文艺报》,问可不可用,未被理睬,后来寄给母校寻求支持。当时只知学兄葛想春在《文史哲》做执行编辑,后来才知道不仅是葛,包括主编杨向奎先生、华岗校长都是极力支持的,于是,文章被发表在《文史哲》1954年第九期上。当时的学术刊物并不多,《文史哲》是毛泽东案头常备的读物之一,于是,毛泽东读到了这篇文章。于是,有了后来关于小人物的故事。


李希凡自己知道其中详细情况,已是在文革之后了。当时,李希凡希望结束在人大的学习后能够到某研究所工作。曾给时任中宣部部长的周扬写信。后来听说毛泽东认为:“那不是战斗的岗位,因而去了人民日报社。前不久谈到这些往事时,李希凡说:“当时详细情况我不了解,无非是毛主席对文艺界权威的统治不满意。他的思想是希望年轻人快快成长;不要挡住他们的路。针对李希凡的文章发表最初受阻的情况,当时《人民印报》文艺组的负责人袁水拍曾写过一篇质问《文艺报》编者的文素,据说是毛主席授命他写的。


随着形势的发展,后来《文艺报》主编冯雪峰找到李希凡、蓝翎,说要转载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一文,但认为有些地方还太粗糙,要改一改,还要加个编者按。李希凡感觉这些意见都很好。但毛泽东看后生气了,认为对年轻人要求太高,发表权威们的文章怎么就没有那么高的要求?事情就演变成了文艺界的大事。文联和作协的主席团开会,三位文学界泰斗郭沫若、茅盾、周扬先后都发表了讲话。郭老是《三点建议》,茅盾是《良好的开端》,周扬是《我们必须战斗》……一篇小小文章形成全国文化界、思想界如此巨大的波澜,当然是李希凡始料未及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时他已是目瞪口呆,再也插不上嘴了。尽管如此,50年代的这场风波主要还限于学术争论,政治上还远没有发展到后来文革那样无限上纲、不遗余力。


小人物的苦恼


一夜成名的李希凡,这时仍然做着他的小编辑直到文革爆发前,要说有什么不同,只是发表文章比较容易了。1959年,当时李希凡对历史界关于为曹操翻案的某些观点发表了不同意见,许多单位如外国语学院、戏曲研究院等都请他去讲。讲了之后,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认为不谦虚,对郭老不尊重等。但李希凡仍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对曹操新评价就否定《三国演义》是不对的,连续发表了《<三国演义>和为曹操翻案》、《历史人物的曹操和艺术形象的曹操》等文章。当时只是从学术观点出发,并未考虑其他。


文革中,李希凡并未因是被领袖肯定过的小人物而逃其咎,照例也是文艺黑线下的评论家,在很多人眼里还是反动学术权威修正主义黑苗子文艺黑线的许多代表作都吹捧过罪恶不可谓不大,也照样进牛棚,挨批判,不过半截被保了出来。谈到文革之初,李希凡说,在打算批判《海瑞罢官》时,江青曾首先找过他,批评他与吴晗讨论历史剧问题是 书呆子气。她的批评,大概也是毛主席的意见。当时李希凡并不如道她代表的是主席的意见,李希凡说自己如果知道也许就是另一种态度了。然而,当时李希凡并未听进去,也就没领会学术之外的意图,没写批判《海瑞罢官》的文章。这一来罪过可就大了,破坏文化大革命的罪魁祸首等可怕的帽子便铺天盖地而来,受冲击自是不可避免的了。好在所有的上级都对他很好,这也许是借了老人家的光。


做了32年编辑,李希凡业务之外的研究工作多是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的。不仅给《人民日报》写文章,也给《文艺报》、《人民文学》等多家报刊写文艺评论,尤其对鲁迅作品、鲁迅思想有着强烈爱好,始终作为重点着力进行研究,先后有两部专著问世。



:毛泽东《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的信》:


驳俞平伯的两篇文章附上,请一阅。这是三十多年来向所谓《红楼梦》研究权威作家的错误观点的第一次认真的开火。作者是两个青年团员。他们起初写信给《文艺报》请问可不可以批评俞平伯,被置之不理。他们不得已写信给他们的母校一山东大学的老师,获得了支持,并在该校刊物《文史哲》上登出了他们的文章《驳<红楼梦>简论》。问题又回到北京,有人要求将此文在《人民日报》上转载,以其引起争论,展开批评,又被某些人以种种理由(主要是小人物的文章党报不是自由辩论的场所”)给以反对,不能实现;结果成立妥协,被允许在《文艺报》转载此文。嗣后,《光明日报》的《文学遗产》栏又发表了这两个青年的驳俞平伯《<红楼梦>研究》一书的文章。看样子,这个反对在古典文学领域毒害青年三十余年的胡适派资产阶级唯心论的斗争,也许可以开展起来了。事情是两个小人物做起来的斗争,而“大人物往往不注意,并往往加以拦阻,他们同资产阶级作家在唯心论方面讲统一战线,甘心做资产阶级的俘虏……


《武训传》虽然批判了,却至今没有引出教训,又出现了容忍俞平伯唯心论和阻拦小人物的很有生气的批判文章的奇怪事情,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1954
1016

文章内容来源于《百年纪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王静)

编辑 / 王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