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山大《文史哲》创刊前后
编辑:山大文化网     发布时间: 2019-05-27


《文史哲》杂志是1951年5月创刊的最初是同人刊物没有专职人员由文史系的教师兼任编辑并由当时历史系和历史语文研究所的两位工人兼管后勤工作当时这些热心的同志们都不懂出版发行等业务第一期出版了既然没有邮局或新华书店发行我们如何把它们卖出去只好采用原始的办法给全国各大学的朋友们请他们代售这当然不是办法连累了朋友许多是他们自己拿钱买下把钱给我们寄来我记得郑声先生对我说这不是办法他的朋友来信说这办法太原始了

我们也没有经费只是每人从自己工资中拿出一部分作为印刷费还要付稿费刊物销路打不开赔钱1952年实在支持不下去了又不能停刊这时中共山东省委战部和青岛市委拨给我们2000万元新币2000元我们得以闯过难关办下来了1953年后打开销路1956年我们已经有上万元的盈余了

虽然是同人刊物也是在党的领导和大力支持下逐渐壮大起来的当时的“同”热情高极了一同跑印刷所去校稿一切杂务都由“同人”办理没有报酬,而且要拿出线来付印刷费与稿酬。目标是:

1办好刊物,繁荣学术;(2培养学术人才;(3发现学术人才


(杨向奎)

 

我们的目的后来慢慢达到了《文史哲》曾发起多次学术辩论而且通过辩论发现了许多年轻有为的人才现在他们都是大名鼎鼎的学者了这不需要我列举

刊物的编者如同伯乐在万马奔腾中能够识别良驹不是容易的事绝不能以名稿而要在平凡中发现珍奇1952年来稿多了初选稿的要有识别人才的能力氏的来稿也许还有缺点不成熟但它如果蕴含着一丝一毫的光芒要采用它这毫末的光芒可以为奇观我们千万不能忽视它而任其消灭。

我们不必列举早期《文史哲》的辛勤培育者但对几位逝者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华岗校长自始至终是《文史哲》的培育者他后来是社长更是责无旁贷了当时是童书业教授、卢振华教授、刘溪副教授和韩长经讲师也都是这一刊物的爱护者华教授曾经为这一刊物到北京求援邮局,跑印刷所他都是积极参与者。陆侃如、君两教授的大作更为《文史哲》添加了光彩

1955年以后来了专职编辑季楚书同志这时文史哲的销路稳定了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声誉和影响基础巩固了又出版了几本专题论文集这是一种好做法我想《文史哲》还可以做下去

文史哲》的发展是不平衡的早期在历史学方面比较活跃比如历史分期问题中国土地制度问题以及资本主义萌芽问题都曾展开过讨论接着对于《红楼梦》的讨论更引起一番全国性的论争在哲学史上也曾发表过引人注意的文章后来《文史哲》编辑很少这样轰动一时的文章了但我以为文史哲》还是有好文章的杜甫的文章都有光芒而且最近有关《聊斋志异》的文章也具有特色。大家因为厌恶“影射史学而有躲避理论探讨的倾向考据文章多起来。《文史哲》还是应当理论探讨方面发挥作用没有理论的文章是没有灵魂的

社会科学的刊物如同自然科学的实验室没有刊物的学校与研究机关研究成果无处发表得不到学术界的评价和支持这种成果也就永远得不到检验的机会结果会枯萎可以说刊物是培育学术的泥土没有刊物就不会有学术的繁荣

著名史学家顾刚先生一生办了许多种刊物也造就了许多人才如今顾先生作古但他的事业犹新人们怀念他在培育人才方面的贡献,人们怀念他在开创学方面的功劳。《文史哲》的创刊和顾先生不相干但《文史哲的早期编辑中有他的学生,这里面可以间接地看出他的影响

1986年是《文史哲》创刊三十五周年《文史哲》的编辑约我写了一篇纪念文章我在那篇文章中说:“三十而立,《文史哲已经创刊35周年更加成熟了它应该发挥更为广泛的作用”事实正是如此。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文史哲》和我国各项建设事业一样逐渐摆脱“左”的影响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局面《文史哲》同志告这几年学术出刊滞销订数大幅度下降但《文史哲的订数却一直稳定在2.5万份左右发行量居全国高等学校文科学报之首在一般哲学社会科学综合性学术刊中也是上游。发行量不是衡量一个刊物办得好坏的唯一标准但也是一个不可忽的重要因素至少它可以说明在读者中的影响最近几年《文史哲》在海外的影响已在不断扩大发行2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不少海外学者主动向《文史哲投稿 《文史哲》也陆续发表了一些海外学者的文章对促进中外学术文化交流起了一定的作用。

末了我祝文史哲》繁荣昌盛

文章内容来自于《悠悠岁月桃李情

图片来自于网络

作者:杨向奎

编辑 / 徐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