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冯玉祥与齐鲁大学(三)
编辑:山大文化网     发布时间: 2019-05-06

冯将军在出国之前,曾与李济深等爱国人士筹划了反蒋军事策动工作,他走之前委托给李济深负责,并指示刘兰华的丈夫余心清到北方去争取冯将军的老部下、时任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孙连仲起义。余心清出任保定绥靖公署设计委员会中心副主任,于1947年9月准备策动孙连仲起义。因秘密电台被国民党军统特务侦破,余心清写在香烟盒背面的、由中共地下党员发往延安的电文手迹未来得及销毁,余心清被逮捕。蒋管区各大报纸均在头版头条刊登了“北平破获共党间谍大案,主犯余心清已押解南京”的重要消息。

正远在美国治病的刘兰华立即找到冯将军,一同研究营救办法。冯将军立即打电报给各路朋友积极设法营救,他给予了刘兰华以精神上和道义上的大力支持。刘兰华急忙回国,托她原在燕京大学上学时的老校长、时任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他恰好是余心清原在南京神学院读书时的老师)说情。司徒雷登亲自面见蒋介石,力保他的学生,这才使余心清免除了死罪,但仍被关押在监牢中,后经中共地下党和冯将军的朋友合力营救,趁1949年蒋介石被迫下野的机会方得出狱。余心清获释后在河北省西柏坡机场受到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亲切迎接和慰问;后来余心清进京,被委任为国家礼仪局局长,参与筹备和操办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之后又先后出任新中国政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等职。

冯将军在美国遇到老朋友陈崇寿博士。陈崇寿是齐鲁大学医学院1927年毕业生,曾担任冯将军的私人保健医生。1929年6月冯将军到山西省联合阎锡山共同反对蒋介石,反而被阎锡山囚禁在山西五台县建安村。因陈崇寿的身材相貌与冯将军很相似,有朋友曾密谋让冯将军化装成陈大夫伺机逃脱软禁,经大家反复考虑,认为这样太冒险,最后放弃。后来阎锡山又与冯将军、李宗仁等联合起来,发动了中原大战反蒋,却因被蒋分化瓦解而失败。在残酷的战斗环境中,冯将军为保证家属安全,把冯夫人安顿到天津居住;冯夫人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她认为:“丈夫目前正在最艰难时刻,最需要她在身边照顾,而她怀孕必导致照看幼子力不能及。”考虑再三,冯夫人决定不要这个孩子。她按报纸广告上说的办法买来堕胎药,但是吃了毫无反应。1930年10月,冯将军的一位副官到天津向身怀六甲的冯夫人报告:“冯将军在中原大战中战败!”当时冯夫人如五雷轰顶,顿时双腿发软,加上坠胎药的副作用,出现临产并有难产危象,命悬一线。陈崇寿前来接生,遇到此种难题,最后不得已只好动用了产钳,婴儿这才呱呱坠地。遗憾的是,儿子冯洪达的嘴上留下一道血印,伴随终生。洪达长大后,到苏联巴库海军学校学习,1953年毕业回国,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后与刘兰华的独生女余华心结婚,1990年出任海军北海舰队少将副司令员。陈崇寿后来任南京市传染病医院院长、齐鲁大学董事兼齐鲁医院院长。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陈崇寿奔赴南京,于8月出任南京中央大学首都伤兵医院副院长,救护从前线转送来的抗日将士伤病员。后来因南京局势恶化,陈崇寿随政府撤到重庆,于1944年任重庆中央医院院长、中国红十字会医院院长。1946年陈崇寿夫妇到美国访问,与冯将军一家重逢。

齐鲁大学理学院院长兼化学系主任薛愚教授,在中学时期即受同乡好友马适安进步思想影响,积极参加反袁称帝、反对丧权辱国的“21条”、声援“五四”爱国运动等进步活动,与后来任中共襄阳县第一位县委书记的马适安结下深厚友谊。薛愚在1924年毕业于齐鲁大学理学院化学系,1930年公派赴法国留学,1933年获法国巴黎大学理学博士学位回国,主张科学救国。他急切想与马适安见面叙旧,却意外知道了马适安因抗日爱国活动被国民党特务逮捕,扣押在南京陆军监狱。薛愚先到马适安的老家看望了马适安的父母,接着赶往南京,找到马适安在南京工作的同学吴泳夫。吴泳夫带领薛愚以表哥身份在监狱会见室见到了马适安,两位好友终于相见,百感交集。此后薛愚常去探监,捎去日常用品,并告二老平安,一直设法营救马适安。

1936年西北农林专科学校王子元校长专程到上海,聘请薛愚到校任教。薛愚听说王子元曾任冯将军的秘书,而冯将军又以热心搭救爱国青年而闻名。薛愚把朋友马适安因抗日爱国而被捕入狱的事告诉了王子元,请求帮忙营救。王子元很同情,答应引见薛愚给冯将军。当年6月,薛愚随王子元来到南京,在晓庄师范学校陶行知校长处找到了冯将军。冯将军感慨地说:“现在像马适安这样的爱国热血青年,不知有多少受迫害、受冤屈被抓进监狱里,太不像话!”冯将军让薛愚尽快整理好材料,设法营救。薛愚很快把资料交给冯将军的私人保健医生陈崇寿(他是比薛愚毕业晚两年的齐鲁大学学弟),陈崇寿转交给了冯将军。同年10月,薛愚到南京开会,得知马适安仍旧在狱中关押着,便去找陈崇寿问究竟。陈崇寿说,当时冯将军就给陆军监狱写信要求放人。第二天,陈崇寿陪薛愚来到水西门外陆军监狱,直接找到监狱官,质问为何未放人?得到的回答是:“马适安初进监狱时,我们给了他一本《三民主义》,让他阅读学习。收到冯将军的信后,去问他学习的情况。他说根本没看,早就把书烧掉了。”监狱官反问道:“一个如此顽固、关了三年毫无悔改的政治犯,我们能放吗?”没办法,薛愚又随陈崇寿再去见冯将军。冯将军一听就火了,当即铺开纸说:“爱国就是政治犯了?就有罪了?我再写封信!”薛愚、陈崇寿二人拿着信一路小跑来到监狱,监狱官看着冯将军连续两次写的亲笔信,无可奈何地说:“有冯副委员长作保,一定放人。不过还要办理一下手续。”两天后,在狱中被拘押三年半的马适安终于恢复自由。冯将军也与薛愚交了朋友。后来薛愚曾在北平家中为在国共和谈破裂后的叶剑英将军送行,解放后加入中国了共产党。

齐鲁大学医学院病理学教授、中共党员江涛声博士在冯将军鼎力协助下,联手帮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人员刘思慕脱险的经过,同样值得赞扬。

刘思慕是冯将军在北京创办的今是中学的语文教师,江涛声则是刘思慕教过的学生。江涛声后来留学德国柏林大学医学院,于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中共旅德支部工作。他在柏林与刘思慕重逢,都参加了中国留学生进步组织“旅德华侨反帝同盟”举办的读书会和工人夜校活动,一起参加中共旅德支部发起的反对法西斯的示威游行,两人由师生关系进而成为战友关系。

刘思慕于1933年秋回国,在上海加入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从事地下革命工作。他通过同学关系,于1934年底打入南京国民政府内务部,1935年初又到“南昌行营”蒋介石身边,任上校法规专员。此时正值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突围、北上长征等重要历史关头前后,刘思慕在内务部时,把蒋介石制定的、试图一举消灭江西中央苏区及红军的“铁桶围剿”计划,以及军事地图等绝密文件带回家,拍摄并送出情报;他到“南昌行营”后,又把国民党计划对长征中的红军围攻、追击、堵截等重要情报,通知了中共地下组织,再转到中共中央;他甚至连当时红军经过和即将经过鄂西、湘西、贵州、四川时蒋介石所布署和准备实施的绝密材料,也都拍成照片,由交通员和联络人带给了中共地下组织,为保证长征的胜利作出了极大贡献。

一位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的外籍交通员,到武汉取情报时被国民党特务抓捕,刘思慕到汉口太平洋饭店接头时发现情况有变,未等蹲守特务反应过来迅速撤离;随后他受到特务千里大追捕;最后他到了山东济南,找到齐鲁大学医学院江涛声。江涛声把刘思慕一家五口藏到南新街江家公馆二层楼上;特务很快发现并跟踪而至。江涛声的父亲江清博士是齐大医学院院长,父子二人认为万全之策是转移到正在泰山隐居的冯将军那里最为保险。江涛声趁着齐大放暑假的机会悄悄去了泰安,在泰山普照寺冯将军的研究室找到宋斐如。宋斐如和江涛声、刘思慕都是故交,宋斐如介绍江涛声与冯将军见面。一说起刘思慕,冯将军也记起是今是中学的老师,说很欢迎刘思慕到他的研究室来讲课,教他英文,并一同研习古典文学。谈妥后,江涛声回去护送刘思慕一家到冯将军处。将军此时虽是光杆司令,但是身边还是有两个连的手枪队警卫营保护;冯将军老部下韩复榘已当上山东省主席,每月派人送5000块大洋和500袋洋面,韩复榘也是常上泰山拜望老上司。冯将军的研究室,先后请了几位国内知名学者李达、王梓木、杨伯峻等先生,给他本人及随从人员讲课,余心清更是在此陪伴将军;这些学者全是爱国进步人士,有的本身就是共产党员,冯将军心知肚明。

尽管冯将军住处四周有手枪营警戒,但还是被特务发现了刘思慕的踪迹。由于韩复榘授意泰安县长保证冯将军安全,特务未敢搜山抓人。为安全起见,冯将军派妻弟亲自护送刘思慕一家秘密转移到几十里外的一个村庄里;后伺机护送出国,东渡到日本。刘思慕在与冯将军的短暂接触中,给冯将军讲述革命形势和共产党的政策主张,对日后冯将军的政治倾向起了相当大的作用。新中国成立后,刘思慕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外交部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全国人大代表,继续为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做贡献。

江涛声由泰安返程中,在济南火车站被国民党军统特务绑架,押解至南京监狱。其父江清院长四处奔走,到南京找到齐鲁大学董事长、时任财政部部长的孔祥熙说情,江涛声才于次年被保释,江清把儿子再次送出国外。江涛声在国外照常开展革命活动,广泛宣传中国的抗日救国斗争,争取国际进步力量支援中国的艰苦抗战。1947年江涛声再次回国,仍以齐大医学院病理学教授的身份作掩护,做了大量解放济南的准备工作。

齐鲁大学文学院中文系主任田仲济教授,积极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始终不渝地以笔作武器,宣传民主、团结与抗日救国,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内战和独裁专制,同时也是冯将军敬佩的学者。冯将军在1939年至1941年把田仲济请到自己的政治研究室任研究员,成为他智囊团中的重要成员。田仲济按照冯将军和老舍先生的意愿,用心收集抗战时期的文艺史料,撰写《中国抗战文艺史》,出版后被日本有正义感的进步学者翻译成日文,让全世界人民都了解到,被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残害的中国人民同仇敌忾艰辛抗战的真相。后来,田仲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革命奋斗终生。

冯玉祥将军在中国近现代史的很多重大事件中,都有着他作为军事家和政治家的重大影响。尤其在抗日战争十四年的全过程中,他始终坚持忧民爱国、抗日救亡,与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不谋而合,其影响与贡献成为抗日统一战线中举足轻重的组成部分。在积贫积弱的旧中国中,他是有识之士在黑暗中艰难求索、救亡图存、以求振兴中华的典型代表。

冯将军辉煌的一生,是爱祖国、求进步的一生;作为一名军人,他与中国最早的现代高等学府齐鲁大学结下不解之缘。《齐鲁大学校史》中的十多位名人贤达,都与冯将军结为挚友,共同为国家的美好未来而奋斗;他还把两个女儿送到齐鲁大学读书。齐鲁大学以与冯玉祥将军这样的民族英雄结缘,而在各教会大学中独树一帜,《齐鲁大学校史》也为之增光添彩。(全文完)


作者:齐鲁医院 田道正

来自:山东大学报

内容转自山东大学新闻网

编辑 / 王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