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吴富恒:开放路上勇迈步
编辑:山大文化网     发布时间: 2018-05-11

 

他,1911318日生于河北省滦县一个教育世家,2001625日于济南溘然离世。他身兼数职,有着多重身份,他既是中国第一位哈佛大学荣誉法学博士,又是第一届山东省人大代表,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山东大学的历任校长之一!你猜到他是谁了吗?他就是——吴富恒。接下来,请听山小文讲述吴富恒和他的山大故事吧。

——写在前面

 

初遇山大

 

1942年,吴富恒从哈佛提前毕业,踏上了一艘开往中国的荷兰货船。回国后,他基本上没有离开过学校环境和教师职业。起初他在昆明英语专科学校任教,翌年应聘至云南大学,担任英语教授。19485月,他受命来到山东济南,负责接管国民党办的山东省立师范学院;该学院被接管后并入在山东潍坊成立的华东大学,吴富恒随之到华东大学任教,并先后任文学院教授、文艺系和文学系主任,还兼任学校文工团团长。1950年冬,华东大学迁址青岛,19513月与最早建立于1901年的山东大学合并,成立了新的山东大学。自此之后的40多年里,吴富恒一直都在这所国内外颇负盛名的大学里工作,先后担任文学院院长兼外语系主任、山大教务长、副校长、校长兼党委副书记。无论是普通的教师岗位还是响当当的大学校长,吴富恒始终在教育领域燃烧着自己,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学生。

7F63

 

 

 

陪山大成长

 

 

19515月,著名的学术刊物《文史哲》创刊,最早由华岗校长任社长,陆侃如、吴富恒任副社长。作为五十年代国内学术界的活跃阵地,《文史哲》在往后的几十年里给山大带来了无限的荣光。

一所大学的核心竞争力离不开其人才的科研创造力,深耕科研事业的吴富恒深刻洞悉研究工作的重要性。1963年,在吴富恒的专业领域,他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在山东大学建立了由他兼任主任的美国文学研究室。这在当时是很大胆的行为,由于受极左思潮的影响,在很长时间内,我国美国文学的介绍与研究几乎成了禁区。在这样的背景下,研究室的成立使国内学术界获得了关于美国文学界及文化界的大量信息,有些信息还及时反映给中央有关部门,作为决策的重要参考。

在理科科研方面,吴富恒同样倾注了大量心血。1958年,海军研制声纳装置,急需一种人造晶体材料。研制人造晶体,当时在世界上还处在起步阶段。有这种晶体材料的国家漫天要价,而国内又不能制造,海军部门向山大发出了呼救信号。刚刚从山东大学化学系毕业的助教蒋民华等几位青年教师,勇敢地接受了这项试验任务。但是,要在实验室试制出这种晶体材料谈何容易?荜路蓝缕、披荆斩棘,一切都是从零开始。这时,作为校长的成仿吾和分管科研的副校长吴富恒,把这看作是造就一个新学科、培养一批好人才的良好机遇,给予了大力支持和扶植,帮助他们解决种种困难,鼓励他们不断克服畏难情绪,并常常深入到实验室去看望他们,慰问他们。蒋民华一行人亦不负重托,很快就研制出所急需的晶体材料。为了给晶体研究创造更好的条件,成仿吾、吴富恒又决定把晶体实验小组扩建为研究室,从化学系的建制中独立出来,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山大晶体研究的飞跃式发展。

11A6

 

重返山大

 

文革十年动荡后,重返山大的吴富恒治校有个明确目标,就是要把山东大学办成一流大学。

在真理领域,他上任伊始,就由山东大学发起,召开了一次关于真理标准的大型学术讨论会。许多学者名流,应邀赴会,慷慨陈词,从而打破忌谈两个“凡是”的理论禁区,确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这次讨论会为学校的拨乱反正打开了通道,在高校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在人文社科领域,文革后,为恢复《文史哲》,吴富恒奔走各方,筹集经费,寻求支援,自任编委会主任,亲自策划,亲自审稿,使它以崭新的面貌再度问世。直至今天,《文史哲》仍是全国具有极高影响力的文科学术刊物,是山大引以为傲的成就之一。

另外,吴富恒还主持将早期的美国文学研究室扩建为研究所。1978年,在吴富恒的提倡下,美国文学讨论会在济南召开。一年后,又在烟台开会,成立了全国美国文学研究会,吴富恒被推举为会长。美国文学研究会和山东大学美国文学研究所一起创办了《现代美国文学研究》和《美国文学丛刊》,这也在中国开了研究美国文学和文化的先河。

在自然科学领域,打倒“四人帮”后,吴富恒为发展晶体研究采取了两大决策:第一是走出去,让蒋民华及其他人员出国进修、讲学、参加国际会议,扩大眼界,增长见识,瞄准国际先进目标,使晶体研究向国际一流水平看齐;第二是请进来,第一位被邀请的是国际晶体学界的权威、国际晶体生长组织主席美国劳迪斯博士。有趣的是,劳迪斯博士来访,他惊讶地发现,山东大学晶体研究室不用复杂的低温操作即用亚稳相方法培养出了高质量的DKDP晶体,从而否定了劳迪斯在其权威著作《单晶生长》一书中所陈述的观点:用亚稳相方法难以生长出这种高质量的晶体材料。为此,劳迪斯表示要整个修改他的著作。后来,经过劳迪斯的广泛介绍,“中国山东大学晶体研究室”(随后改为“所”)的名字走向了世界,广为同行所知。蒋民华也成了引人注目的晶体专家,来晶体研究所访问的名流学者则更是络绎不绝。

作为教育名家,吴富恒身上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自幼熟习的儒家教育使他骨子里有着儒家君子的浩然正气,哪怕经历十年浩劫,一顶顶“洋奴”、“买办”的帽子往头上扣,一盆盆污水往身上泼,身无立锥之地,他也绝不屈服。而大学期间的英语学习和而立之年的哈佛求学经历,又使他同传统的中国学者相比具有更宽广的视野,他的目光放眼寰宇,始终以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拥抱知识,跨越了国别。

249F

 

结语

 

“魂系教育”是对吴富恒几近一个世纪恢宏生命的最佳概括,他在九十年来的人生旅程中,走了一条“爱国-民主-革命-建设”的道路。这是他那一代许多中国知识分子共同走过的道路,这是一条为祖国做出巨大奉献的光明之路。如今,我们纪念吴富恒,就应该学习和弘扬他的精神,并以之鞭策自己,让先进文化在更大的范围内传播,使真正的学术重新焕发生机。

文字:赵逸文、李小瑜

编辑李怡林

责任编辑:李小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