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王小舒先生
编辑:山大文化网     发布时间: 2018-04-11

人间四月天,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之一,也是重要的祭祀节日。古往今来,每逢清明,人们都会从忙碌中抽身,用各种方式来抒发哀思,寄托对逝者的怀念之情。今天,就让山小文带你一起,走进王小舒先生的一生,并谨以此文,向所有为山大做出贡献的逝者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缅怀!

——写在前面

147E

王小舒,出生于19538月,上海人。曾担任国家教育部人文素质培养模式创新实验区负责人,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山东大学文艺美学研究基地兼职教授,古典文学研究所所长,博士研究生导师,并且在1995-1996年担任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客座教授。王小舒先生曾获得过山东大学第四届教学名师、山东大学首届“我心目中的好导师”、第六届“山东省教学名师”等荣誉称号。其著作有:《传统文学修养》(担任主编,本教材曾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山东省教学成果一等奖)、《中国文学精神的轨迹》、《神韵诗史研究》、《中国审美文化史•元明清卷》、《中国现当代传统诗词研究》(合著)、《王士稹诗选译》(合著)、《神韵诗学论稿》等等。2017121722时许,王小舒先生因病在上海中山医院去世,享年64岁。

A653


与山东大学的不解之缘

 

  如果要从王小舒先生的一生中提炼出几个关键词的话,那么必不可少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山东大学。可以说,王小舒先生与山大有着深厚且妙不可言的缘分,粗略说来,他生命的近一半时间都是在山大度过的。1982年,王小舒先生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获文学学士学位;接着,他考入了山东大学,潜心攻读文学硕士学位,并于1987年获山东大学文学硕士学位。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王小舒先生虽曾一度在无锡教育学院任职,但他与山大的缘分并没有因此而终结,在任职期间,他仍继续钻研学问,最终于1993年获山东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又一次与山大相聚。自此以后,他“吃水不忘挖井人”,毅然决然地留在山大,为母校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而这一待便是二十多年。

  “三尺讲台,笔墨耕耘”,在任教的二十多年来,王小舒先生始终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课堂上,王小舒先生是学生眼中的“严师”,对学生有着严格的学习要求,因而他的古文课从来都不会是轻松的,更别提敷衍了事了。为了让学生学有所获,学有所用,一方面,他几乎每节课都会布置阅读和背诵任务,并且会在下次课上随堂检查;另一方面,他也与时俱进,每节课都会留出一部分时间进行翻转课堂,让学生自由陈述自己的见解。在这种严格却又不失活泼的教学机制的推动下,学生们不自觉地就养成了阅读和思考的习惯,可谓是受益匪浅。当然,王小舒先生在对学生要求严格的同时,同样严于律己,他时刻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直工作在本科和研究生教学的第一线,为学院和中文学科的发展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虽然到了晚年他饱受病痛折磨,但却从来没有落下过一节课,即使是坐着凳子、扶着讲桌,也仍旧为同学们坚持上课,站好人民教师的最后一班岗。他对课堂的坚守与热爱、对教书育人的孜孜不倦着实让人钦佩和感动。

43D0

生活中,王小舒先生为人和善,待人亲切,在学生的眼中,他是一位慈爱的长辈,一个不断督促、提醒、鼓励大家的总是笑嘻嘻的可爱“老头儿”。下课时,他会和学生一起平等地交流学术问题,进行头脑的激情碰撞;闲聊时,他会时不时地发出几句感概和忠告,他说:“你们现在条件好了,要珍惜。学术的道路是很辛苦的、很不容易的”。而到了结课的时候,他也不忘为学生送上鼓励的话语:“祝不断进步!”简短的五个字不仅包含着老师对学生的祝愿,更包含着一位长辈对晚辈的关怀和爱。

 

回忆中的王小舒先生

 

  2017121722时许,王小舒先生突然地离开了我们,在得知其去世消息后,山东大学师生甚感悲痛,文学院和其他学院的多位教授纷纷写文悼念,回忆自己与王小舒先生的交往。

  历史文化学院范学辉教授在《悼小舒老师》里回忆:

  “文学院衮衮诸公虽众,我大多仅限于久闻大名,无缘领略其风采。小舒老师,算是为数不多的例外之一。

  那是在2002年前后,也可能是在2004年吧,历史系召集了一个《中华民族精神概论》课的小型研讨会。小舒老师作为文学院的唯一代表,不仅全程参加了研讨,还就中国文学传统发表了精彩的高论。

  当时的小舒老师,刚刚五十上下,除了有点“聪明绝顶”之外,正是年富力强、意气风发的大好时节。就连我这个一开会就迷糊、就溜号的会盲,也聚精会神地听他讲来。

  记得,小舒老师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讲话抑扬顿挫,特别地舒缓宛转,很有磁性,听起来十分的舒服。——难怪他大名之中有一个“舒”字啊。”

  文学院程相占教授亦回忆道:

  “最感念的是他的好脾气,同学们怎么训他,怎么嘲讽他,甚至怎么骂他,他都嘻嘻一笑了之。有一次我认真地对他说:老王,你的学问我或许能学会,但是你的好脾气,我这辈子真的学不会……小舒兄安息!”

  文学院王平教授更是难抑心中悲痛,作《悼小舒师弟》:

  少小离家别沪上,寒冰十载北大荒。

  春风一度成骄子,秋月几番伴才郎。

  壮志负笈来齐鲁,悲情遗作葬丘邙。

  天意不公妒英俊,吾侪哀痛话凄凉!

  —— 王平洒泪作于丁酉冬日

6794

 

结语

 

  逝者,虽形殒而神存;其神者,吾辈之向导也。

  相信,在逝者精神的引领下,吾辈也必将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山大建设中来,立志完成逝者之未竟事业,铸造山大的美好未来!

文字:李小瑜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陈婷婷

责任编辑:李小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