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诞辰 | 庞朴:哲人其萎,华章犹存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7-09-28

他是儒家士大夫,从学问到做人都是;他是兼具形上和形下智慧的哲人;他是一个从我们这个喧嚣的时代归隐而去的智者……这个他,就是山东大学终身教授——庞朴先生


孔子诞辰的2568周年,我们在缅怀先圣的同时,也缅怀像庞朴先生一样,为传承儒家文化而做出卓越贡献的学者们,是他们让儒学的精华,在当代延续。


庞朴,1928年10月生于江苏淮阴,是我国著名哲学家、中国哲学史专家、文化史专家。曾任山东大学讲师、《历史研究》主编、《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科学文化发展史》国际编委、国际简帛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儒藏研究中心总编纂等职。2010年被山东大学聘为终身教授、儒学高等研究院理事会副理事长、学术委员会主任,获当今儒学研究领域最高荣誉 “ 孔子文化奖 ”。


“ 哲人其萎,华章犹存!” 庞朴先生对儒学复兴的推动和引领,贯穿了他的一生,也激励着年轻学者致力于中国当代新儒学的发展。



先扛起复兴儒学的旗帜

1978年,庞朴先生发表《孔子思想再评价》,对孔子思想作了实事求是的分析和肯定,这是近三十年来国内正面评价和肯定孔子价值的第一声。不久,庞朴先生又发表了《中庸平议》,对在“ 评法批儒 ”期间备受责难的儒家和儒家学说给予高度肯定。这是一次对“评法批儒”的最大颠倒,这是对待“儒学”态度上的最大一次思想解放。


庞朴先生在“滔滔者天下皆是”的“反传统”的80年代赢得了一席之地,从而为后二十年传统文化的复兴奠定了最初的起点,更为今天国学复兴大潮和儒学的重新正统化与主流化,立下了汗马之功。



攻儒学研究成就斐然

1984年,《儒家辩证法研究》一书问世,书中从辩证思维角度对仁、义等儒家思想的解说,对“一分为三”方法的揭示和分析,都以其敏锐而平实的学风,博得海内外学者赞誉。


1998年后,庞朴先生继续对荆门郭店竹简进行逐篇研究,提出了儒家三重道德论、从心旁字看思孟学派心性说等精辟见解,解决了学术界多年未能搞清的思孟的心性论是怎样发展出来的、孔子的性相近说如何发展成孟子的性善说的谜团,填补了中国儒家学说史上的一段空白。


对于自己的儒学研究,庞朴先生自觉“有点不那么正统”。一般而言,多数学者研究儒学,都从哲学或伦理、政治的角度入手。而他“ 在接触中国哲学以前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时从方法论的角度切入,所以带着这个观念来研究儒学 ”。


鉴于庞朴先生在孔子儒学研究及复兴传统文化中取得的巨大成就,2010年9月,在山东曲阜召开的第三届世界儒学大会,庞朴先生被授予了当前儒学研究领域的最高奖项“孔子文化奖”,被赞誉为“能够用本民族的思想研究本民族文化的学者”。



起山大儒学研究的一片天

山东大学地处孔孟之乡,早年间有不少海内外学者来访,希望就儒学进行专门交流,然而2002年之前,学校还没有研究儒学的专门机构。组建专门儒学研究机构势在必行,而要使这个机构有影响力,就必须有一位旗帜性的人物,放眼海内外,自然非庞朴先生莫属。


于是山大王学典教授产生了邀先生加盟山大的想法。但邀请庞朴先生的工作并非是一蹴而就的,可以说是“三顾庞庐”。据王教授回忆称:“ 2004年春,我到北京皂君庙寓所拜访,说明来意后,先生答应可以考虑。我遂将此一想法向当时的展涛校长做了汇报,展校长爽快同意,并派当时分管文科的王琪珑副校长和我二次进京拜会,详谈加盟细节。考虑到先生所享有的崇高声望,展校长后又亲自造访。这样,我请先生重新加盟山大并创建儒学研究中心的愿望最终得以实现。”


庞朴先生任教山东大学期间,积极推动儒学的研究、传承与传播。2005年9月16日,儒学研究中心举行揭牌仪式,杜维明、陈来等海内外儒学名家毕集山大。不久,先生又创办当时中国古典学术交流的最高平台——“儒学全球论坛”,连续举办三届,不但海内外儒学研究名家悉数到场,而且连美国历史学会会长史景迁先生也赶来参加会议。为表彰庞朴先生对山东大学的付出,学校于2010年将其聘为山东大学终身教授。



极参与文化传承工作

庞朴先生在研究发展新儒学的同时,还积极承担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广与传承工作。他不顾86岁高龄,主持编写《儒学小丛书100种》,以冀让人们能够从中了解儒学的精髓,获得安身立命的真谛。该项目蕴含了庞先生毕生治学所追求的一种境界:既要有对儒学的深刻理解,又要有通俗化的表达;既要有对学术的高深研究,又要有建设现代文化的经世情怀,极高明而道中庸。


即使晚年在医院疗养期间,他也一直坚持带博士生,还进行着部分科研项目。有一次,先生在住院打吊瓶的时候,突然对来看望的学生说道:“闲来无事,我给你们上堂课吧,教你们怎么阅读古文。”学生们愣住了,没想到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挂吊瓶的先生要现场开课。庞朴先生说:“你们知道《论语》中‘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这段话吧?……”学生们围在旁边认真听起来。没见过这场面的医护人员及其他人纷纷驻足观看,一时成为病房里的一景。


丁四新先生曾说:“一千九百多年前,面对儒家经学的衰微,汉章帝曾下诏要‘扶进微学,尊广道艺’。晚生以为,这二句话如果挪作对庞公的评价,那么他也是担当得起的:从文化传承来说,先生确实具有此等使命感和责任感,而他的学术贡献也是我等小子难以窥其津涯的。”


孔子和他的传承者们满载人们的敬意作古。重任将又由像我们一样的后继者来扛。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THE END—— 


文/王劭、李小瑜、姜松尚

图/山大文化网

编辑/邹星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