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八十二年前的暑假,山大人在干什么?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7-12-25

在1935年的夏天,偶而有若干相识的人,聚集在青岛;为王余杞,王统照,王亚平,老舍,杜宇,李同愈,吴伯箫,孟超,洪深,赵少侯,臧克家,刘西蒙。他们在青岛,或者是为了长期的职业,或者是为了短时的任务;都是为了正事而来的;没有一个是真正的有闲者;没有一个是特为来青岛避暑的。然而他们都对人说着:“在避暑胜地的青岛,我们必须避暑!避暑!!避暑!!!

——《避暑录话》发刊词


山东大学中心校区内臧克家像


 

避暑胜地的“避暑”者


1930年的青岛尽管工商业相当繁荣,在文化上还是一座荒岛,而自从国立青岛大学(后改名为“国立山东大学”)创立后,情况就大大不同了,在杨振声与赵太侔殚精竭虑的经营下,许多文艺界名人汇聚于青岛,这段时光,成了初生的山大的一段黄金岁月。


1935年暑假,以上十二位全国一流的作家、学者想在这荒岛上“干点事儿”,不想让这荒岛“荒废下去”,便在一次聚餐时决定,给《青岛民报》办一个副刊,借避暑之名谈点心里话,故取名为《避暑录话》


《避暑录话》合订本封面,青岛礼贤中学收藏本




老舍对刊名的解释是: “宋朝,有个刘梦得,博古通今,藏书三万余卷,论著很多,颇见根底,这个《避暑录话》,也是他的著述,凡二卷,记了一些有考证价值的事。我们取这个刊名,要利用暑假,写些短小的诗文。”洪深先生作题解: “避暑者,避国民党老爷之炎威也。”“否则他们有沸腾着的血,焦煎着的心,说出的`话’必然太热,将要使得别人和自己,都感到不快,而不可以‘录’了! ” 


青岛骆驼祥子博物馆老舍像


1935年7月14日,依托《青岛民报》而实则独立编排、装订、发售的文艺副刊《避暑录话》诞生了。


 

不关荣辱诗心苦,每忆清高文骨遒


《避暑录话》的作家群,多和山东大学发生紧密的联系,多是“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成员。有的在山大执教,有的在山大毕业。他们有的是诗友,有的是师友。有的是乡谊,有的是师生情谊。


自然, 《避暑录话》的作者,“作风不同,情调不同,见解不同,立场不同;其说话的方式,更是不同”。但“他们在一点上是相同的:他们都是爱好文艺的人;他们都能看得清,文艺是和政治、法律、宗教等,同样是人类自己创造了以增进人类幸福的工具。他们不能‘甘自菲薄’;他们要和政治家的发施威权一样,发施所谓文艺者的威权”。


中国海洋大学内的王统照像


期刊上的文章, 全是诗和散文, 作风趋向于闲适, 和刊名恰好一致。“《避暑录话》副刊虽小,阵容不弱。老舍的散文,亲切中洋溢着幽默,让你像听着最熟悉的朋友作漫不经心的絮语,和他一起吟味着生活的温馨与苦涩。洪深是左右开弓,一面关注戏剧,也创作,也研究。孟超、亚平、同愈写诗,吴伯箫写散文。王统照的诗文有的描写北国特有的农作物蜀黍(高粱),有的描述山东夏晚的黄昏景色,后来大都收入《夜行集》、《青纱帐》中。”青岛大学教授刘增人如此描述。


 

何年再举兰陵酒,共听潮声兼话声


刊登于终刊号上的《诗三律》是老舍真情和友情的坦诚流露,他在小引中写道:“今夏居青岛,得会友论文,乐胜海浴。秋末,送别诸贤,怅然者旧之!”


只是历史难再重复,待1936年暑热来临时,最重要的发起者老舍和王统照都无心再去办刊。从1935年7月14日创刊号面世、到9月15日终刊,历时两月,每周一期,零售大洋3分,共出10期,《避暑录话》便寿终正寝了。


山东大学中心校区内臧克家像


82年前相约在避暑胜地的作家们,保持着‘避暑’的态度,展现了一个时代文人的气节与风貌。他们是在这儿矫正那有钱有闲来此避暑的那种奢华与虚浮的摩登——虽然是在青岛,而他们所表现的是青岛之冬。走入他们的文字里,即使在八十余年后的炎炎夏日,也能感受到阵阵拂面的清风。




——THE END—— 



炎炎夏日,暑气正暄

是时候和山小文一起

感受八十多年前的

青岛的沁凉


文/姜松尚

图/山大文化网

编辑/李怡林、邹星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