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言志 | 传统世代常在 文化历久弥新
编辑:山大文化网     发布时间: 2019-06-09

明湖垂柳见证了你的沧桑变化

熙宁年间一声令下

惊醒老巷檐下燕

雕梁画栋或有代谢往来

惟留参差人家与朗朗书声



推开清漆朱门

也曾走过春风得意的举子

方正的舆道下

沉睡着千年未曾与人言的龙石、屏风和铁牛

黄土之上也摇过小学的上课铃

拥进一院蓬头稚子的欢笑



“生民未有”的碑刻磨损了

老街的风仍然不疾不徐地吹着

门槛前杂花飞英 纷披掩映

文庙无须高墙深锁

你是久负盛名的齐鲁文衡、海岱文枢

也是先贤默默注视古城的深情目光



“脸蛋上没有胭脂,而只在小三瓣嘴上画了一条细线,红的,上了油,两个细长白耳朵上淡淡地描着点浅红;这样,小兔的脸上就带出一种英俊的样子,倒好像是兔儿中的黄天霸似的。它的上身穿着朱红的袍,从腰以下是翠绿的叶与粉红的花,每一个叶折与花瓣都精心地染上鲜明而匀调的彩色,使绿叶红花都闪闪欲动。”

——老舍《四世同堂》



老舍先生在《四世同堂》中描写的

便是我们迎面看到的彩色泥塑兔子

当时风行济南、北京两地

北京叫兔儿爷,济南叫兔子王



取泺口的黄河胶泥塑胚

镶头盔、镜片、绒球、耳朵、手臂、枪头

干后上白粉,彩绘

一个威武灵动的“兔子王”就诞生了



民间传说

兔子神帮助人们解除瘟疫

为表感恩 祈求平安

每年八月十五

家家户户都把点心做成药饼

供奉兔子神

日久年深

兔子神成了兔子王

药饼读成了月饼



再往里走

琳琅满目的

是鲁绣、石刻、拉花



织布机、缝纫机



几张老照片

一部留声机



文/黄欣如 李怡林

图/张政

编辑/李怡林

责编/李怡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