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说 | 把墓葬打包带回家
编辑:山大文化网    

把墓葬打包带回家?!

是的,你没有听错。如果在考古现场发现了比较重要的、需要精细发掘的文物,田野考古往往会有诸多不便,一般需要将其套箱提取,打包运回实验室。听起来似乎匪夷所思,但这正是山大室内考古实验室考古人员的基本工作之一。

                  室内考古实验室在山大

     室内考古是伴随着考古发掘精细化,出现的新的考古发掘形式,兼具发掘、检测、保护和研究的理念。山大室内考古实验室成立于2013年,是全国高校唯一一座室内考古实验室,走在全国各大高校前列。



     山大室内考古实验室建于兴隆山校区工程训练中心,占地100多平方米,目前共放置着七座打包带回的墓葬。自从成立以来,先与河南考古所合作,发掘、清理了舞阳贾湖的两座墓葬。贾湖墓葬以骨笛闻名,在我校实验室发掘的两座墓葬中,一座发现了骨笛,另一座则发现了铺满墓主人身体前后的绿松石片,至于当时是如何坠在墓主人身上的,现在还无法定论。之后又与山西省所合作,发掘清理了山西翼城大河口的两座墓葬。在一座墓葬中出土了玉覆面,因为另一座墓有比较完整的漆器轮廓,所以对其进行了整体提取。“像以上几个墓葬都比较有时代特点和地域特点”考古人员提到。


 


传统的田野考古会受到文物安全、天气状况、发掘条件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致使发掘难度增大。“考古现场风吹日晒,坍方比地面低一米多,温差很大,人体经常是处于不同的温度里,很难忍受。并且在考古现场会通过喷水使几千年的土层潮湿,而挖方一般是跪着,时间长了,膝盖也会很难受。”考古人员说道。

而专业的室内考古实验室一般会配置环境控制设备、操作设备、分析检测仪器和文物保护器材等各种仪器设备,做到环境可控、时间可控、节奏可控,全方位发掘,为田野考古解决许多后顾之忧。“河南二里头出土的绿松石最为典型,”考古人员提到,“如果在野外,这件文物的清理和保护几乎无法同时进行,但在实验室内进行清理,就更好的保证了它原本的面貌,收集到了更多的信息。             

               

 

同时,实验室考古能够提供更好的安全保障。田野考古文物的保护工作一直是个难题,发掘到重要文物时,要时常担心它的安全,而实验室考古则不需要这个担忧。“比如焦家的墓葬刚回填完,接着就有盗墓者去盗。在出土海昏侯墓葬时,就站了一排排的武警在旁边保护,生怕文物出一点纰漏,但如果带回室内实验室,就可以很大程度降低风险,”受访者在采访中说。“当然也不会每个墓葬都要套箱提取打包运回来,因为这个成本是很高的,如果只有一个人骨,几件随葬品的话,我们就会在现场清理完成,不带回来了。”

考古的老师都逐步向全才发展了

一个深埋地下的墓葬,要怎样才能打包带回呢?这个过程十分繁杂。先在墓葬周围挖沟槽,用木板加固到四周,钉死。再往有缝隙的地方填土,土填不进去,就填石膏。如果想再加固,可以用一种新型材料聚氨酯泡沫,很小的一点,就可以膨胀,填实。从而避免运输过程中人骨散架,器物掉落的情况。然后在墓葬上方加顶板。接着用特制铁条或者铁片掏洞,一边掏洞一边插木板,用铁丝加固。如果三米长的棺椁,就大约需要十五块20厘米宽的木板。包裹完成后就用吊车吊起来,放到槽钢上,把槽钢和四周侧板订起来,起一个托起的作用。这样,墓葬就打包完成可以运送回家了。


 


因为实验室考古是受委托对文物进行清理、保护,在接收文物时,其原始信息也必不可少,所以在考古现场文物信息的采集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考古人员提到:“信息采集要根据墓葬、地层、方位等对出土器物进行标号,如M5010:100号、陶罐,头部偏东,是指在墓葬5010出土的第一百件器物,是陶罐,在人骨头部偏东的位置。

棺椁运回实验室,就要进行文物的清理、保护、修复和记录了,打拓片、除铜锈、翻模复制、拼接龟甲、提取器物、画图、拍照是一个完整的流程。令受访者印象深刻的是舞阳贾湖的龟甲修复,他们需要把破碎的龟甲用三甲树脂拼接起来。按照大概纹路摆好,想要整个拼接起来,是很难的。只能先取两小块,清洗,用吹风机吹干,粘起来,再取两块,再粘,一直这样……。过程中需要小心再小心,因为文物都是很脆弱的,稍有不慎,就会毁坏。整个墓葬清理下来,耗时三个月,一点都不夸张。

而室内试验室仿佛起着一个大型中转站的作用,对出土文物进行清理、保护、修复、记录后,会分别交由其他实验室进行深入研究。比如我们出土一件陶器,一般不会把里面的土清理掉,因为古代会在器皿里放粮食,动物骨头,会先请动植物学老师来鉴定。受访者提到。


               

 


实验室考古作为一门新的挖掘方式,涉及领域宽泛,使用的仪器也是多种多样。如果对墓葬或者器物进行提取或翻箱,各种木工用到的工具必不可少,如:电锯、电钻、电刨、手锯等。在文物清理和保护过程中,会用到很多化学仪器和试剂,各种型号的烧杯、烧瓶、玻璃棒、乙醇、丙酮、三甲树脂等等。并且实验室考古可以保证随时记录发觉过程,所以相机、录像机、三脚架,甚至包括摄影专用的灯棚、补光灯都是比较常用的仪器。

“考古的老师都逐步向全才发展了,”受访者笑称,“我们会用电钻、电刨,因为在实验室里可能随时都要做个小箱子装器物,填土加盖固定起来。还要会画图,每件出土的小器物,都要画线图存档。大型的墓葬要用龙门吊车吊起来,拉链条是个体力活,也是考古的老师亲自上手,有时候拉到手都麻了。”


 

“我很感谢这个过程,让我有时间和条件挑战各种工作。”最后,她说道。

 

/黄欣如

/严欣昱 黄泽凯

编辑/魏笑

责编/黄欣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