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说 | 我来中国学古文
编辑:姜松尚    


儒学高等研究院的孟巍隆老师,是一名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在旧金山长大的他从小耳濡目染,感受到不少东方文化的魅力,尤其对汉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本科毕业后他选择来到中国继续深造,成为了山东大学第一位获得中国古典文献学硕士学位的欧美籍学生,也由此开启了一段学习、研究异国古典文献的奇妙旅程。                                             




结缘中国文化


穿着十分休闲的孟巍隆老师与记者印象中的美国人形象重叠在一起,仅看外表与周围的留学生无甚差别。话题很自然地从他来中国的初衷开始。孟巍隆说,美国人学习的外语通常是欧洲的语言,他曾学习过西班牙语,而他认为西班牙语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他想学一些更新鲜的东西。在华裔华侨众多的美国西海岸长大,从小就接触了许多中国元素,年轻的他把目光自然而然地投射到汉语这门古老的语言上。

他说:“学习欧洲的语言总能感悟到许多与英语相同、相通的地方,但这种感悟在学习汉语时相对就少了许多。”在最初与汉语的接触中,除了好奇,他感受到更多的是挑战。


破解汉语谜题


对于自身从事的古典文献研究,孟巍隆坦言,曾经他只对汉语这门语言感兴趣,但在来中国留学后,学习这门古老语言的同时他无法避免地接触到了文化背景,比如古代人的哲学思想和他们的文学审美观等,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和古老神秘的东方文化竟然如此投缘。

“刚开始接触古汉语时,一篇古文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谜。”孟巍隆说道,“乍一看无法看破,但总会经历一个从潜心琢磨到豁然开朗的过程,这个谜就慢慢解开了。”他十分享受这个过程。


孟巍隆老师近照


浅谈文化异同


西方文化从信仰中汲取活力,而东方文化在消化、融合中壮大。 几百年来关于东西方文化异同的争论从未停止过。谈到这个问题时孟巍隆说:“这个当然是值得讨论的,但是要讨论这个问题,首先应该意识到我们双方的文化大部分的地方是相同或近似的。我们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基本上一致。用刀叉和用筷子这样小的区别固然存在,但讲究礼貌和信用、爱家人、重视朋友、努力工作,这些都是共通的道理和生活经验。还有许多的不同难以一言蔽之,这是由我们双方不同的历史状况决定的。”

他特别指出,现今的中国人非常关注西方的世界,诚恳地想要了解西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但是由于文化过滤等种种原因,通常会了解到许多偏颇、片面的内容。中国人对西方文化有很多的想象,普通中国人对于西方的人是什么样、西方的文化是什么样、西方的历史是什么样有时会给出想当然的解答。这些答案与事实通常都有着或大或小的出入。同样,这种情况在西方也有。但总的来说,在地球那边,普通老百姓对于东方的文化、事物、风土人情是不够关注的。


探索研究意义


谈到研究古典文献的意义,孟巍隆坦言说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是所有研究工作者都面临的问题。“我也会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我目前所做的事主要是古籍整理,我们从一些很古老的文本中找出来一些不合理的部分加以修正,最后把它们整理成最接近于原汁原味的样貌,把百年前甚至数千年前的文本尽量复原,这件事本身是很了不起的。”

现在有许多学者研究、恢复古籍,这样有助于完善现代人的思想道德,但是他们也意识到,文化对于社会的影响不是立竿见影的,现实的作用不是那么明显,需要时间来加以沉淀和检验。


畅言古为今用


“有的学者正在致力于把古老的思想现代化,从古老的哲学思想里找出一些精华,跨时间跨地域的真理,然后把它们放到今天的现实语境中,让我们借鉴那些古代哲人和先贤的思想。”他说,“今天,人能不能借鉴老子、庄子、荀子的哲学思想,运用到处理人际交往、调整自身心态这样的现实问题上呢?”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他认真地说,复兴传统文化不是把孔子、孟子生搬硬套到现代社会,我们需要搞清楚这些古老的东西原来是什么样,《论语》本身说的到底是什么,用的什么话,表达了怎样的思想。这背后需要许多人做一些更纯粹的学术工作,用一些更加专业的方法比如文字学、训诂学、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来解决这些问题。


结语


孟巍隆老师的经历与思考反映出现代化世界中万千事物碰撞与交融的主旋律。文化既在传承中发扬光大,也在相互交流中不断丰富。期待你成为下一位文化传播的使者。



—THE END—



Tips

关于这期师说

大家有什么想跟大家分享的呢?

欢迎在文章下方留言

山小文听你说


文/王瑶

视频/赵宇宁

编辑/李天欣

图/山大文化网